持刀砸镜图闯屋‧20兇徒包抄住家寻仇

2020-07-11
284 评论
324 人参与
持刀砸镜图闯屋‧20兇徒包抄住家寻仇(吉打‧亚罗士打)逾20名男子凌晨趁华裔一家七口熟睡时,持巴冷刀包抄住家前后,狂砸停放在屋前的3辆轿车车镜、屋子窗镜与大门镜子,并一直狂喊男屋主的长子出来。间中,狂徒曾试图砍断铁门的铁枝,所幸无法闯入屋内行兇。由于在九皇爷回銮当晚有两派人马打架,女屋主相信可能其中一方误会了她的长子也有参与殴打行动,才会上门寻仇。这起事件于今日(週四,10月29日)凌晨约3时25分,在西部绕道峇腊园一间住家发生。屋内住着56岁油漆工友王明福和51岁妻子锺玉娣、两名均是电线技工的儿子、大媳妇、女儿及小孙女。企图砍断铁门锺玉娣受访时披露,事发时全家大小都已入睡,他们突然听到玻璃破碎的巨响,随后发现有许多男子持着巴冷刀,在屋前和屋后不断狂砸车镜、窗镜和大门镜子。“当时的情况很恐怖。他们不断砸车镜,更企图砍断铁门的铁枝。隐约中我们听到对方吶喊我长子的名字,叫他出来。虽然长子已拨电向警方求救,但在等待期间,我们很担心兇徒闯入屋内伤人。”她说,整个过程维持约20分钟,一班兇徒随后乘车离开现场。由于担心兇徒会再返回现场,全家人都不敢打开门出外。锺玉娣指出,直到附近的友族同胞到他们家,并确保情况安全了,他们全家人才敢外出。“住家的3辆国产车,即一辆普腾赛嘉、威拉和金丝雀车镜被砸碎,另一辆摩多也被敲打至损坏。”她说,丈夫之后跟随警方到警局报案,而警方表示会展开调查。睡窗口旁女童险被抱走行兇者狂敲主人房的窗镜,所幸睡在窗口旁的6岁小女童及时被家人抱走,没被兇徒砍伤或玻璃碎片致伤。锺玉娣说,当时兇徒已敲破窗口镜子,幸好仍有一层铁窗阻挡着,但兇徒仍能把手伸入房内。另外,她透露,有兇徒在干案时不小心致伤自己,以致主人房窗口的窗帘、小女孙的床褥以及篱笆门旁的墙壁有留下血迹。高喊长子名字疑点错相女屋主锺玉娣披露,行兇者在干案时吶喊其长子的名字,因此不排除是熟人联合一班人所干,但她深信对方是点错相。“听说在九皇爷回銮当晚有两派人马打架,其中一方相信是误会我儿子也有参与有关殴打行动,才会上门寻仇。”她披露,儿子在週一晚在家陪伴家人,不曾外出,因此行兇者应该是点错相。她也说,数天前儿子一名住在吉打港口路某住宅区的友人,也面对同样的遭遇,听闻行兇者是为了报复。斥警35分钟姗姗来迟锺玉娣申诉,案发时,长子即刻拨电向警方求救,但警方却在约35分钟后才抵达其住家。“当时他们兇狠的狂砸屋前的轿车和企图闯入屋内。我们一家大小都希望警方快点抵达解救我们。”她说,警方抵达现场时,行兇者早已离开现场。(吉打‧亚罗士打)逾20名男子凌晨趁华裔一家七口熟睡时,持巴冷刀包抄住家前后,狂砸停放在屋前的3辆轿车车镜、屋子窗镜与大门镜子,并一直狂喊男屋主的长子出来。间中,狂徒曾试图砍断铁门的铁枝,所幸无法闯入屋内行兇。由于在九皇爷回銮当晚有两派人马打架,女屋主相信可能其中一方误会了她的长子也有参与殴打行动,才会上门寻仇。这起事件于今日(週四,10月29日)凌晨约3时25分,在西部绕道峇腊园一间住家发生。屋内住着56岁油漆工友王明福和51岁妻子锺玉娣、两名均是电线技工的儿子、大媳妇、女儿及小孙女。企图砍断铁门锺玉娣受访时披露,事发时全家大小都已入睡,他们突然听到玻璃破碎的巨响,随后发现有许多男子持着巴冷刀,在屋前和屋后不断狂砸车镜、窗镜和大门镜子。“当时的情况很恐怖。他们不断砸车镜,更企图砍断铁门的铁枝。隐约中我们听到对方吶喊我长子的名字,叫他出来。虽然长子已拨电向警方求救,但在等待期间,我们很担心兇徒闯入屋内伤人。”她说,整个过程维持约20分钟,一班兇徒随后乘车离开现场。由于担心兇徒会再返回现场,全家人都不敢打开门出外。锺玉娣指出,直到附近的友族同胞到他们家,并确保情况安全了,他们全家人才敢外出。“住家的3辆国产车,即一辆普腾赛嘉、威拉和金丝雀车镜被砸碎,另一辆摩多也被敲打至损坏。”她说,丈夫之后跟随警方到警局报案,而警方表示会展开调查。睡窗口旁女童险被抱走行兇者狂敲主人房的窗镜,所幸睡在窗口旁的6岁小女童及时被家人抱走,没被兇徒砍伤或玻璃碎片致伤。锺玉娣说,当时兇徒已敲破窗口镜子,幸好仍有一层铁窗阻挡着,但兇徒仍能把手伸入房内。另外,她透露,有兇徒在干案时不小心致伤自己,以致主人房窗口的窗帘、小女孙的床褥以及篱笆门旁的墙壁有留下血迹。高喊长子名字疑点错相女屋主锺玉娣披露,行兇者在干案时吶喊其长子的名字,因此不排除是熟人联合一班人所干,但她深信对方是点错相。“听说在九皇爷回銮当晚有两派人马打架,其中一方相信是误会我儿子也有参与有关殴打行动,才会上门寻仇。”她披露,儿子在週一晚在家陪伴家人,不曾外出,因此行兇者应该是点错相。她也说,数天前儿子一名住在吉打港口路某住宅区的友人,也面对同样的遭遇,听闻行兇者是为了报复。斥警35分钟姗姗来迟锺玉娣申诉,案发时,长子即刻拨电向警方求救,但警方却在约35分钟后才抵达其住家。“当时他们兇狠的狂砸屋前的轿车和企图闯入屋内。我们一家大小都希望警方快点抵达解救我们。”她说,警方抵达现场时,行兇者早已离开现场。‧2009.10.29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