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丞骐医师】医病梦靥!​​​​​​​恶性多型性胶质母细胞瘤

2020-05-22
228 评论
383 人参与

文:李丞骐 林口长庚纪念医院神经外科助理教授级主治医师


恶性多型性胶质母细胞瘤­  神外医师与病人及家属的梦靥

最近美国参议员马侃(Senator John Sidney McCain, 1936-2018)死于(恶性)多型性胶质母细胞瘤(Glioblastoma Multiforme, GBM)。连历经越战,被俘虏五年半严刑拷打骨折致残的他都不得不屈服而下台一鞠躬,到底GBM为何会成为大家的梦靥?

先讲预后,即便手术+同步化疗电疗+标靶治疗,平均也只有不到一年半的时间,没治疗的话更是只有三个月,而且十几年来没有什幺太大进步。主要是因为初期症状不明显,发现时往往已经有一定大小,再加上是脑部原发性的恶性肿瘤所以与正常脑组织的边界不清,手术时又为了要保全重要神经构造,不得不妥协而无法完全切除,所以极易复发造成治疗上的困难重重。


发生率、好发年龄层以及致病因

而且治疗上实在太难缠棘手所以如此恶名昭彰。大多好发于45~65岁男性身上,也就是家庭主要支柱或是準备退休享清福的族群。临床上看了很多这样的例子,不过也有年纪轻轻就发病的案例,常令人觉得力有未逮的遗憾。而主要发病原因目前仍不明,不过相信是与基因突变及环境有关。


症状诊断

甚至有被当成产后忧郁症治疗的个案,后来因病情恶化至嗜睡昏迷被送到急诊才发现是GBM。民众若有类似情况,可至各大医学中心神经外科门诊谘询,但由于初期症状实在不明显,很难在第一次看诊就直接安排脑部扫瞄检查。若还是担心,可与医师讨论是否安排自费检查。


影像诊断

核磁共振MRI(必须加打显影剂)无异是最精準的诊断工具,不论是术前评估或是术后追蹤,MRI都是首选。另外,MRI某些特殊技术可以将运动神经束显影出来,当作术中导航之用,精準定位肿瘤与运动神经束的关係,避免伤及无辜导致术后肢体瘫痪。


治疗

外科手术切除绝对是最重要的第一步,将肿瘤尽量完全切除是决定预后很重要的一环,不过如前所述,如何分清楚肿瘤与正常细胞,术中除了凭经验之外,还可辅助导航系统与萤光药物5-ALA尽量将可切除的肿瘤边界定位清楚。但毕竟是人脑,很难像身体其他部位的肿瘤一样可以藉由牺牲周边正常组织做到更完全的切除。

另外还有一种BCNU化疗药物是做成药片(Gliadel wafer),可贴在手术切除后的空腔,利用药物缓释的作用来杀死残存的肿瘤细胞,但目前尚无健保给付且药费昂贵。而标靶药物也已应用在GBM的治疗,藉由其抑制血管新生的机转来改善肿瘤周边水肿。不过由于GBM的变异性实在太大,导致于只有约1/3的病人对化疗以及标靶治疗有效。

近年来兴起之免疫疗法与基因疗法势必是未来治疗GBM的趋势,虽然现在是属于后线疗法,也就是说必须要先接受手术+同步化疗电疗之标準疗法无效后才能考虑。

但是标準疗法这10多年来对于GBM还是没辄,就如同广泛投予抗生素虽然可以杀死部分细菌,但是却造成更多抗药性菌种,再加上GBM的肿瘤抗原本身变异性很大,所以无法以所谓的标準疗法治疗所有病人,让往后的治疗一定会偏向个人化的免疫或基因疗法,目前也已经有这方面的临床试验在进行,期望能带来一丝曙光。


结语

不管是GBM还是其他恶性肿瘤,对于病人及家庭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痛苦与折磨。遇到了也请务必调适心情和医师配合,有信心面对每一次的治疗,在艰难压力中更加茁壮,一起治疗病人改善预后,且让我们共同努力战胜GBM!

治疗gbm肿瘤疗法药物化疗医师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